商務人要做世代相傳的出版項目

時間:2019-04-16 13:20 |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網 | 作者:張君成 | 點擊:

萨索洛对切沃 www.sqloda.com.cn   編者按 對一家出版社而言,無論時間如何流逝,社會怎么變遷,總會有一些書籍屹立于歷史長河,凝結成永恒的經典,逐漸成長為出版社的鎮社之書。而每一種鎮社之書背后,都離不開主要策劃人或出版團隊的付出。值此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本版推出“致敬70年·鎮社之書背后的出版人”系列報道,向行業展現一本本經典書背后出版人所作出的努力。


 

  “‘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是順應中國社會開啟現代化進程之需而產生的,并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形成規模。”商務印書館總經理于殿利在接受《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該套叢書1981年開始立項出版,它的萌芽、生長與壯大其實已經跨越了一個世紀。目前,這套叢書已出版17輯750種,第十八、十九輯正在規劃中。該套叢書一個世紀以來所走過的歷程不僅見證了商務印書館的發展,也見證了中國出版的發展,更從精神層面上見證了中國現當代學術、文化和社會的發展。它的誕生也凝結著商務印書館幾代人的努力,他們用心血澆灌著“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讓它茁壯成長,使其成為能夠代表時代的精品。

  順應時代發展

  1958年,遵照國家總體出版布局,商務印書館的出版任務被確定為“以翻譯外國的哲學、社會科學方面的學術著作為主,并出版中外文的語文辭書”。此后,翻譯出版外國名著中的“西方非馬克思主義”著作,成為商務印書館的一項基本出版任務。

  當時的總編輯兼總經理陳翰伯領導商務印書館員工積極落實這一出版任務,將16世紀到19世紀上半葉西方資產階級上升時期的一些哲學、社會科學重要著作作為優先組譯的書目。其中,又以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和德國古典哲學)的有關著作為重點。

  陳翰伯等人聯絡學界,請專業學者翻譯這些名著。這一時期的開創性工作不僅為后來漢譯名著事業的發展提供了許多現成的譯著,而且奠定了它在許多方面的基礎,包括開門辦社的方針、按規劃出書的程序,甚至具體譯著的體例。

  于殿利告訴記者,如果沒有這一時期以單行本出版的300多種譯著作為儲備,1980年代出版的“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就不可能以每年一輯四五十冊這樣大的規模推出。

  時針指向了1981年,商務印書館推出“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第一輯50種,次年出齊第一輯。叢書名沿用商務印書館上世紀20年代出版的“漢譯世界名著叢書”之名,以示繼承與發揚其脈流,另加“學術”二字,以突出其學術性。

  叢書的封面設計樸素莊重。雪白的封面上除書名和作者名外,非常醒目的是一朵象征知識傳播的燙金蒲公英,亦可看作一盞照亮思想的智慧之燈。

  叢書的書脊和封底按寬泛的學科分類分成不同顏色。“漢譯名著”的學科分類大致如下:哲學類(包括美學和心理學)圖書為橘色,政治類(包括法學、政治學、社會學、人類學)圖書為綠色,經濟類圖書為藍色,歷史地理類圖書為黃色,語言、文藝理論類圖書為赭色。

  鑄就跨時代精品

  2002年,商務印書館編審、學術編輯中心主任李霞剛從北京大學人類學專業博士畢業,就來到了商務印書館譯作室工作,從此她也和這套圖書結下了不解之緣。

  李霞告訴記者,這套叢書是傾注幾代編輯的心血造就的。“一些‘漢譯名著’書稿的譯文在相當大程度上是編輯們‘改’出來、‘磨’出來的,所費心血隱沒在每本書后。從某種意義上說,編輯們不計個人的名利,成就了一套書的聲譽。”

  據李霞介紹,“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的出版要經過四方面考核:按規劃出書,選題上一定選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學術經典著作;保證翻譯質量,邀請專業學者擔任翻譯工作;中譯本先出版單行本,再綜合圖書學術價值、翻譯水準及學界評價確認是否入選“漢譯名著”;實行專家論證制度,所有入選的名著均需經過專家充分論證。

  在譯文質量上,商務印書館的把控也特別謹慎。據李霞介紹,翻譯時首先要審核譯者的試譯稿,即使試譯稿合格,也會用批注的方式跟譯者討論更準確的譯法。在初審書稿時,都會按照“漢譯名著”的操作規范,對照原文查對覺得有問題的譯文,并會就各種譯文問題與譯者溝通確認。

  由于“漢譯名著”做了很多年,積累了很多品種,這些品種是需要一代代編輯接續維護的。首先在注入新鮮血液方面,商務印書館在編輯招聘上,是按照人文社科的學科進人的。商務印書館希望編輯在本學科專業方面能獨當一面地組稿、審稿,開發各種學科經典譯著,然后再進入到“漢譯名著”的出版工作中。

  編輯在相關工作經驗成熟后,就會被分配從事一些以前已出版過的“漢譯名著”品種的維護工作,這也是歷代編輯參與這套叢書編撰工作的一部分。李霞告訴記者,維護工作包括及時續簽合同、原有譯本的修訂或更正、負責重印事項等。

  反映新時代新使命

  “能夠在職業生涯伊始就與這套有著長久歷史和傳統的叢書結緣,對于編輯來說是幸運的。在做這套書的過程中,我體會到商務印書館各環節嚴格、謹慎的傳統和精益求精的作風,使我較快成為一名較為成熟的編輯。”李霞如是說。

  這中間也發生了不少讓李霞感動的事情,如《阿贊德人的巫術、神諭和魔法》的譯者覃俐俐的認真和敬業。由于這本書部頭很大(40多萬字),翻譯花費的時間很長,覃俐俐以堅忍不拔的毅力每天完成自己給自己定的翻譯量。李霞還記得覃俐俐因為約定的交稿時間快到了,急得自己關起門來大哭。當時她的孩子還在上幼兒園,孩子還因此在放學后上了延時班。覃俐俐的努力也得到了回報,譯稿交來后,的確質量非常好,準確、細致。后來這本書的中譯本出版后受到一致好評。

  在編輯、譯者等多方的努力下,“漢譯名著”正在加速發展。于殿利表示,“漢譯名著”未來的出版要反映新時代、新使命,要有新做法。主要包括四個方面:更多地體現世界文明與文化的多樣性;更多地拓展新學科、新知識、新技術和新的思想領域;在重視古代經典的同時,注重挖掘現代新經典;在出版紙質精品的同時,積極運用媒體融合出版的新形式。

  “商務人深深懂得,我們要做的是能世代傳承的出版項目。”于殿利如是說。而李霞也透露近3年的計劃是將“漢譯名著”出至1000種,近10年內則有個2000種的規劃。“我希望我擔任責編的書和‘漢譯名著’中其他品種一樣,能不斷被后來人閱讀、研討,世代相傳。”






 

 

(責任編輯:小周)
------分隔線----------------------------

萨索洛对切沃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在線留言 | 集團郵箱 |

Copyright ? 中國地圖出版社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萨索洛对切沃 網出證京字第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8235號